http://www.whiskygame.com

外务省的官员们更是讥讽外相田中的人事通知“

  田中极少公开对这类报道发表自己的看法,但私下也对几个知心朋友透露过自己的苦恼,她知道,她是在外务省丑闻相继东窗事发时出任外相的,自己描绘出以人事课长更迭为改革的核心,因此一直找机会想换掉“官僚组织防卫温床”象征的人事课长。然而,她的改革主张遭到某些利益集团的阻挠,甚至有人认为田中这次是故意找斋木的麻烦。日本媒体也随波逐流地评论说,田中对于外务省职员,均当做自己家的佣人般看待,没有意识到其为国家公务员,田中的素质与人格均被认为有严重问题。

  小泉由于田中真纪子助选有功,而任命她为外相。田中上台初期,抖出外务省的一些丑闻赢得好评,但她接二连三的失言大受媒体指责。甚至在一些敏感问题上表现得太直率。比如,她不顾日本政府对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构想表示“理解”的立场而加以质疑。

  日本外务大臣田中真纪子与外务省官员之间的冲突正在逐步升级。目前,这场政治家与官僚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似将更加扩大。11月12日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年会与发达国家(G八)外长会议都不见日本外相田中真纪子的影子,因为日本朝野政党一直不准她去美国出席。日本朝野政党意见一致的情形很少见,但是这次则异口同声宣布不希望田中扮演她应有的角色,公然主张“不具职务上能力的阁员应该辞职”。原本是小泉内阁招牌的田中,现在已经成了小泉的包袱,而且连各国也都对于日本外交机能不健全问题扩大十分注意。

  以改革旗手形象赢得日本国民广泛支持,在国会扭转弱势当选日本第87任首相的小泉纯一郎,是名副其实的“异军崛起”,为日本的政界创造了一个奇迹式的先例。小泉内阁于4月26日诞生,他强调以“适材适用”任用阁员,新内阁成员中有破战后纪录的五名女性和三名民间人士,其中最受瞩目的,便是已故首相田中角荣的女儿田中真纪子的入阁,使得日本内阁首次出现了一名女性外务大臣,但这项人事也为他埋下了头痛的种子。

  日本首相小泉称将要罢免外相田中线:日原外相田中真纪子与鲍威尔亲密接触(01/30 02:02)

  小泉坦言自己能当首相 田中真纪子功不可没(图)(01/30 01:34)

  10月31日晚,田中外相在接受TBS电视台的晚间新闻节目主持人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对她的一连串的攻击是:“我在外务省今天的处境,有一半原因是因为我是个女人,又当上了外务大臣!”

  此外,11月1日,田中与伊朗外长的会谈迟到了30分钟,遭到各在野党的猛烈批判,认为是“脱离常轨的行动”。按日本媒体的说法,田中迟到的理由竟然是自己在会谈时预定要戴的戒指不见了,大声喝要秘书官上月丰久为她到百货公司去买,而且当时还说上月为小偷,上月为田中用自己的信用卡买了十几万日元的戒指后,田中拒收,上月只好去退货,田中在记者都听得到的地方吵闹戒指的事,超出了一位大臣的正常行为。

  田中被禁止出席国际会议这已经不是第一次,10月下旬在上海举行的APEC(亚太经合会),自民会党团以恐怖对策特别措施法在国会审议为理由反对她去出席,然后11月9日WTO(世界贸易组织)的部长会议,则是田中担心出现被禁止出席的尴尬局面,而自己拒绝事务当局的要求决定不去参加,加上纽约的两项国际会议,田中是一口气在四项国际会议缺席,是空前未有的非常事态。

  不仅如此,自民党内部反对外务大臣田中真纪子的势力似乎愈加壮大,借口批判政府的外交政策,煽动媒体舆论报道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如11月小泉内阁将进行大规模改组,届时,田中真纪子会被更换。

  一直要求自民会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大岛理森等合作,但是之前田中为了外务省人事课课长斋木昭隆未将外务省官员参加秋季游园会的名单让自己过目,遭事务当局拒绝,而逼该位课长辞职,田中本人是很希望能到纽约去出席G八的外长会议,甚至自己打了一封免职书要求该课长更换,而且被外务省事务次官野上义二揶揄为像是“儿童银行”钞票。

  自1988年当时外相宇野宗佑以日本昭和天皇病危为理由而未出席以来,日本现任外相在联合国的演讲缺席为13年来第一次,是极为异常的事例,因为联合国以及G八外长会议是为了国家利益而展开多国间外交的最佳机会,日本外相前往参加,也能趁机安排各项双边的外长会谈,所以原本有三十多个国家希望能与日本的外相约定会谈,但是现在均告取消。

  于是,外相田中要求撤换斋木的职务,但事务官员拒不执行命令。10月29日傍晚,田中外相来到人事课办公室,命令在场的女职员制作关于斋木昭隆的人事变动通知,而女职员以该工作“不属权限以内,不能打字”为由公然对外相的命令进行抵制!更荒唐的是,最后,还是小职员“战胜”了大臣!

  目前小泉通过变通活用副大臣以及官房长官福田等人来架空田中,朝野政党也不断出现要求更换外相的声音,日本各大报社论也相继指出围绕田中外相的争论应该早日平息。但是,小泉当初是不顾众人反对而起用田中真纪子的,因此如果换田中,则自己必须全面负起任命错误的责任。另一方面也担心,自民党内旧势力想趁此要求重新组阁而恢复过去派阀分赃的内阁人事,尤其是最大派阀的桥本派想趁机夺权,另外,小泉的支持者中有大量女选民,如果她将替换女外相,肯定会影响他在女选民心目中的形象,因此田中外相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小泉的处境真的很难受。

  眼尖的媒体记者发现,11月12日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年会与发达国家(G八)外长会议不见了日本外相田中真纪子的影子,因为日本国会拒绝让田中赴美国出席会议,小泉对这一决定竟然没有干涉,日本派出的是副外相!

  精彩图片1:日原外相田中真纪子与鲍威尔亲密接触(01/30 01:56)

  

  日本媒体经常登载一些未经确认的,有关于田中外相的近乎于“泄露国家机密”的事情,真伪难辨,无从判断。但田中的支持者指出,田中决不能离开外务省,日本男人当道的政坛应该保护这个“稀有物种”。那些所谓的“泄密”事件只不过是某些心怀鬼胎的人暗中使的手段,目的是想把她挤走。

  田中外相不得已,于10月30日自己制作了一份通知。收到通知后,外务省几个事务次官直奔首相官邸,向官房长官福田康夫、副官房长官安倍晋三等汇报,并商榷对策,最后决定田中外务大臣的任免命令作废!日本政府首脑也于当天直接向外务省的课长斋木昭隆表示“不会撤换你的职务”,还强调,外相撤换你的要求没有正当理由。外务省的官员们更是讥讽外相田中的人事通知“就像小孩子玩儿把戏”,根本不予理睬。

  日本外务大臣田中真纪子与外务省官员之间冲突的直接导火索,是外务省的人事安排问题和11月1日皇宫秋季游园会的出席人员名单,而引发此次矛盾的焦点人物,是外务省人事课长斋木昭隆。田中真纪子就任外相后,一直与斋木意见不合。在皇宫秋季游园会前,斋木昭隆没有将外务省官员参加秋季游园会的名单让田中外相过目,这件事让田中很没面子,如果不对斋木的这一错误做法作出处理,以后她更难领导外务省。

  日本媒体又添油加醋地报道说,“9 11”恐怖事件后,田中外相曾对日本媒体公开美国政府提供的机密消息。国务卿鲍威尔后来有事打电话直接找小泉而非“外相”,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田中的嘴太快。可实际情况是,一些外交消息首先是由媒体披露后她才得知,或是很迟才接到报告。这表明,一些本应该她先知道的事情结果被蒙在鼓里,实际上她已被“架空”,能在现行内阁保住位子已属幸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